首页 »

年收入12万元,上海企业研发人员薪酬为何不升反降?

2019/9/11 19:58:36

年收入12万元,上海企业研发人员薪酬为何不升反降?

人均年收入12万元,是什么水平?在上海,这考虑到较高的生活成本开支,12万元的收入算不上高。而在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的最新调查报告中,却指出去年上海592家企业集团,其近9万名研发人员的年均劳动报酬为12.41万元,在过去的一年中,上海企业研发从业者的收入,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近期,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对全市592家大型企业集团进行专项调查,其中非公有制企业集团达396家,占企业集团总数的66.9%,其余的196为国有企业集团。在针对科技创新领域的调查中,结果显示,2015年592家企业集团研究开发人员人均年劳动报酬为12.41万元,同比减少0.38万元。而在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2014年所做的相同调查中,全市企业集团研究开发人员人均劳动报酬达到14.93万元,比2013年增长0.9万元。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制图:张煜

 

企业研发人员收入减少,是因为上海各界对创新研发的投入不够吗?调查报告显示,去年592家上海企业集团投入研究开发(R&D)费用共计416.15亿元,比上年增加24.58亿元,增长6.3%。虽然增速从2014年的两位数增长回落到个位数,但面对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这样的增量依然可观。然而当企业的大量资金聚焦技术中心建设、新项目投资之时,研发人员的收入却没有出现同步增长。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制图:张煜

 

企业研发人员收入减少,是否和宏观经济压力有关,也就是说,在企业研发人员收入减少的同时,全社会平均收入水平是否也在下降?

 

事实并非如此。去年全年,上海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8.5%,近年来上海居民收入增速虽然略有放缓,但始终保持稳定增长,并没有出现类似企业研发人员收入在两年间大幅波动的情况。此次统计调查也反映出,目前上海企业研发人员的平均收入,与企业集团所有从业人员人均收入之比仅为1.18:1,研发人员的收入水平整体仅略高于整体平均水平,没有和其他岗位员工拉开明显差距。而从公众的一般观感看,实体经济企业中研发人员的薪水,与金融业等从业者的高收入形成鲜明对比。

 

分析人士指出,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实体经济困难较大的大环境下,对企业研发人员的收入或多或少有一定影响。但去年人均近4000元的收入下降,幅度较大,需要考虑一些特殊因素。比如大量新进入研发岗位的毕业生数量增加,职场新人收入较低,摊薄了人均收入;另外一些企业更多地注重对研发人员的重点激励,激励部分未进入人均收入统计,可能在人均收入下降的情况下,激励部分有所提高。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制图:张煜

 

“从我的观察来看,研发人员收入下降的最直接原因,是企业面对经济下行压力时,采取了不当的财务管控、压缩成本方式。”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认为,当前企业集团需要思考压缩哪方面成本的问题,而研发人员收入下降的情况反映出,不少国内企业集团选择的路径出现了偏差。

 

张晖明介绍,面对全球经济危机,发达国家企业也需要削减开支、压缩成本,但它们的做法很有特点。比如成熟的海外跨国企业,近年来普通的做法是最先砍掉“IT设备费用”,大企业拥有大量电脑、服务器等,遇到经营困难,这些企业会暂停更新设备,通过牺牲一些当前的效率,节省出一大笔费用。等到经营情况改善,再更新IT设备时,由于“摩尔定律”,市场上的新设备价格下降、性能更优,而此前削减费用的过程,对企业的长期发展不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联想收购IBM后,赶上金融危机爆发,大型企业集团削减IT设备投入,因此联想遭遇了连续的亏损。”张晖明说。

 

当危机持续时,成熟的发达国家企业也会向工资收入等领域“开刀”,但一般削减的是管理人员工资和管理费用,大型企业集团经营管理者收入很高,削减后带来的成本降低作用尤其明显。危机更严重时,企业不得已才会考量裁员或者卖掉某块业务,而研发者的薪水,一般总会尽可能地予以确保。

 

“国内许多企业正相反,遇到困难,首先想到的是将研发投入、品牌推广方面的费用砍掉。”张晖明指出,正是因为这种惯性思维,国内出现了企业研发人员收入减少、广告宣传投放缩减的普遍现象。“企业经营者会觉得这些方面对当前经营业绩没有影响,所以放手去砍掉预算。”张晖明认为,无论研发人员收入还是广告投放的减少,影响的是企业未来发展,一旦“砍掉”,将造成人才流失、品牌影响力下降,比起电脑迟些更新、管理层暂时减薪等短期影响,这些都将是不可挽回的损失。

 

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的调查也印证了张晖明的观点。调查显示,上海不同类型的企业集团研发人员收入差别巨大,外资企业研发人员收入最高,国企其次,私人控股的民营企业则最低。

 

以研发人员最为集中的制造业为例,去年上海国内私人控股企业集团的研发人员人均报酬7.09万元/年,其劳动报酬与所有从业人员平均劳动报酬的比值为1.03:1;国有控股企业研发人员人均报酬为12万元/年,与所有从业人员的比值为1.02:1;外商控股企业集团的研发人员人均报酬28.80万元/年,与所有从业人员的比值为1.29:1。

 

数据显示,上海的外资企业研发人员人均年收入是国企一倍多,是民企的整整四倍,相差悬殊,面对同样的经济下行压力,内外资企业研发者的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

 

分析人士指出,国内和民企研发人员收入偏低,既有共性问题也有不同特点。民企抗风险能力较弱,通过长期研发投入实现转型升级难度大,除了企业经营者自身转变经营理念外,还需要外部支持,比如政府建设为创新研发服务的公共平台,给予政策优惠扶持降低企业研发成本,使得民企有条件为研发者提供更高的收入水平;对于国企,虽然研发人员收入比民企高了不少,但其与所有从业人员收入的比值是三类企业中最低的,表明国企不同岗位间的收入差距难以拉开,当下仍需通过改革,使收入分配向一线研发人员倾向,并完善对创新研发者的激励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