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贾府过年,千金散尽只为礼

2019/9/21 7:07:30

【文史】贾府过年,千金散尽只为礼

成就节俭败由奢。国家也罢,家庭也罢,腐败基本上可能从奢靡之风上露出端倪来。比如贾府过年,就真可谓竭尽奢华。

 

红学家周汝昌先生考证,曹雪芹《红楼梦》80回原书共写了15年的事情,即从贾宝玉出生到其长到15岁。其中第十八回也跨了年,彼时不但贾家不得闲,为了迎接元春归省,“年也不曾好生过的”;就连曹雪芹先生也没空,尽管他有千钧笔力,但为了元春归省这事也忙的够呛。

 

真正用“绝大典制文字”写到过年的在第五十三回、五十四回。这几回也是贾家由盛转衰但尚未抄败的关键文字,尤其是这时对于过年场面,曹雪芹先生也腾出手来了,要写一写什么叫做大家族过大年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

 

这几回也无非涉及祭祖、朝贺、家庭宴乐等事,依笔者看来,一言以蔽之:花钱无度,千金散尽只为礼。

 

广积粮,多收礼。

 

贾府收礼之事重点突出了宁府这边。总的看起来大约分了三路。作为朝庭重臣之后,作为皇亲国戚要领朝廷的赏赐。比如宫中春祭的恩赏,需要早早地领回来。办祖宗的供,上领皇恩是惯例。皇恩浩荡的意义不在钱多钱少,纨绔子弟贾珍说“咱们哪怕用一万银子供祖宗,到底不如这个体面,又是沾恩赐福的”。

 

作为有家业的大家庭,更是要收年例。乌进孝“这个老砍头的”,是宁府的门下庄头,到年底,必须冒着大风雪,风尘仆仆行走了一个多月,送上种种色色的家禽异兽、山珍海味和米面肉菜,书中为此列了个长单子,晃得人眼花缭乱,但乌进孝还是难免挨骂:“今年你这老货又来打擂台来了。”据说是今年庄园上又遇灾减产了,想必牲口粮食进贡的要比盛年要少许多。

 

另外还难免收各类亲友的礼。作为钟鸣鼎食之家,挟宁荣二公之余威,想必送年礼的不会少。书中虽只点了一处,如正当贾珍将庄园上的年例送与荣府、分派族人时,“北府水王爷还送了字联、荷包来了”。这绝非闲笔而已。宁府如此,荣府岂不更盛哉?

 

重祭祀,多行礼。

 

曹雪芹写作技巧高超之处在于,从来都是以小博大,取灯照影、旁见侧出的。这回是通过初进贾府宗祠的薛小妹宝琴的眼睛来观察。贾府宗祠两边的对联道是: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看懂了这对联,就早已道出了什么叫做贾府年礼的重中之重。

 

腊月三十,先进宫朝贺,然后再全族聚于贾府宗祠,这种贾府上下男女老少数百人悉数出场,“五间正堂,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的无隙空地”。于是读者们有机会领略古代大家庭家祭的仪程,献帛献爵、应昭应穆的庄严肃穆,上香、焚帛、奠酒、传祭品的讲究,每个细节都十分讲究,都令人惊叹不置。

 

安顿了列宗列祖,活人的礼更是少不了。随后转场荣府,大家都必须向活祖宗贾母行礼。自子侄、孙辈至族人,“男一起女一起,一起一上进心俱行过了礼”之后,两府男女、小厮、丫环亦按差役上中下行礼。礼毕,必整出白花花的银子,散押岁钱、摆合欢宴。

 

大年初一是元春生日,贾母等人又按品大妆,先入宫朝贺,然后再回来祭过列祖。翌日,相当于是把前述类似的场景,又再演了一遍。祭祀之礼直到正月十七,再行过礼,总算阶段性地完成了任务。

 

喜宴乐,广散礼。

 

诚然,古代过年也不尽是严肃的事情,更有宴乐之礼。这就是所谓的吃年酒。事实上从大年初一就开始了,一般会持续到正月结束才算年过月尽。《红楼梦》中,重点描绘了“元宵开夜宴”。合府上下,除了贾政公务在外、贾敬不茹酒没请外,就连贾赦也“略领了贾母之赐”后,才敢去他自己的小天地“笙歌聒耳,锦绣盈眸”。

 

其他的人都陪着贾母,摆上十来席酒,听戏、讲笑话、行酒令,不仅是极尽赏心乐事,“笑的人肠子疼”,而且就连对戏台上为他们准备“元宵晚会”的戏子们,也要预备大簸箩的钱,只要贾母说赏,就弄个满台的钱响。最后的压轴大戏却是放烟火。可别小看了放爆竹之事,人家那可是进贡之物,“各色故事俱全,夹着各色花炮”,那又无异于一场烟火晚会吧。总之,每聚会吃年酒,没有不闹到天昏地暗昼夜颠倒的。

 

重往来,多送礼。

 

除了这些花销之外,贾府恐怕还是需要送礼的。对贾府向外送礼撒钱之事,曹雪芹先生虽然有点语焉不详,但仍然进行了隐晦的表达。比如贾蓉到光禄寺中领朝廷的春祭之赏时,带话给他的父亲贾珍说,光禄寺的官儿们很想念他。贾珍冷笑道:“他们哪里是想我?这又到年下了,不是想我的东西,就是想我的戏酒!”另外,宁荣两府拟定正月请客单子的细节,也表明,贾府招待各路神仙,也是想节俭没门,所费不赀的。

 

过个年,两府要花多少钱呢?从贾珍与庄头乌进孝“大有大的难处”之对话中,抱怨庄上贡宁府的二三千两银子太少,荣府五千多两银子更是不够花,再加之贾赦、贾珍、贾琏等人私下里淫乐无度的花销,恐怕没有上万两银子,已无法撑起大观园中如梦如幻的刹那芳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