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习近平强调实施“非对称”赶超,你看到那片“蓝海”了吗

2019/9/21 17:21:34

习近平强调实施“非对称”赶超,你看到那片“蓝海”了吗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经过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不懈努力,我国科技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科技整体能力持续提升,一些重要领域方向跻身世界先进行列,某些前沿方向开始进入并行、领跑阶段,正处于从量的积累向质的飞跃、点的突破向系统能力提升的重要时期。

 

“并行”和“领跑”是总书记提出的“非对称”赶超战略中的两个关键词。综观发达国家的崛起历程及其在当今全球创新竞赛的博弈策略,莫不以科技创新上非对称性“杀手锏”,抢占战略先机和制高点,实现大国崛起。目前,上海正在按照中央要求和国家部署,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亟需在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有关“非对称”赶超战略重要论述的基础上,盘点创新禀赋,强化创新自信,着力超前布局,累积先发优势,为实现“中国梦”做好“急先锋”和“战略引擎”。

 

什么是非对称赶超战略

2013年8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听取科技部汇报时,在讲话中明确提出了“‘非对称’赶超战略”。之后,又多次强调实施“非对称”战略、拥有“非对称性‘杀手锏’”、“非对称性”技术的重大意义。他指出,实现创新驱动发展,要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自主创新道路,而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则可以被认为是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的核心要义所在。

 

非对称赶超战略是充分利用自身独特的结构性优势和资源禀赋,在转型变化的重要历史时刻,准确捕捉到重大战略机遇,主动实施制度创新,形成全新的竞争规则、技术轨道、组织机制等,并逐步确立为世界所公认的标准和规范,实现对领先国家赶超的一系列战略与策略组合。非对称赶超战略具有以下显著特征:

 

——非对称赶超战略是一种充分发挥自身独特优势的赶超战略。与发达国家和地区相比,后发国家和地区往往处于不利的境地,自身的缺点和短处也较多,如果按现行规则进行正面较量,后发国家获得竞争优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非对称赶超战略则充分发挥自身的独特优势,以己之长、攻人之短。

 

——非对称赶超战略是一种充分把握重大变革机遇的赶超战略。在重大历史变革来临时,领先国家和地区往往囿于发展惯性,很可能会错失发展机遇。后发国家和地区若能充分把握变革趋势,参与甚至引领、主导变革,建立起新的发展范式,就有可能实现赶超。美国、德国抓住电力革命的重大战略机遇,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等抓住半导体产业技术转移等机遇,实现了超常规发展。

 

——非对称赶超战略是一种充分释放制度创新活力的赶超战略。要实现将自身独特优势与外部重大机遇的有机融合,就必须率先实施制度创新,为科技创新开辟新的发展空间。英国在崛起过程中,有限责任公司等为创业者和企业家开辟运用社会资源的更高效的组织方式。1914年的“福特制”为美国崛起奠定了重要微观组织基础,而硅谷的崛起和发展,则得益于其风险投资公司的创新运作。

 

综观历史上大国崛起,莫不是针对领先国家的传统优势产业难调头、产业模式和消费习惯难改变以及多年积累的技术优势在颠覆式创新面前可能过时等比较劣势,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实现从后发到领先、从弱小到强大。因此,今天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是一项重大的历史使命。

 

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需要具备什么

非对称赶超战略谋求的是局部的、一段时期内的相对优势基础上,在快速、持续迭代过程中,逐步累积比较优势,进而实现整体上的赶超和领先。这对决策者、管理层和创新主体的战略意志以及时机捕捉、全局把控、预见透视等能力都提出了超乎想象的挑战。这需要把握以下重要原则:

 

1、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要有“保持战略清醒”的创新自信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科技创新不能完全跟在发达国家后面,人云亦云、亦步亦趋,这样是永远不可能实现赶超的。要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就要有强烈的创新自信,保持战略清醒。要充分认识和发掘自身的独特优势,把创新自信锚固在道路、理论、制度、文化的自信之上。要敢于坚持自己选定的突破方向和技术道路,深度契合我国国情,将“市场换技术”转变为“市场育技术”。

 

2、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要有“敢为天下先”的宏大魄力

 

较长时期以来,我国在各个领域都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策略进行投入和布局,这实质上就是非对称赶超战略的策略之一。而非对称赶超战略可谓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策略的全面升级和系统加强,是敢于在前人、其他国家不敢、不愿或没有看到、受到轻视忽视的地方,予以强力投入,谋求局部和一段时期的资源投放相对优势。这就需要审时度势,在关系国计民生的关键领域上,在颠覆性创新的前沿方向上,迎难而上、敢于质疑、勇于开拓,不仅要赶上时代,更要能够引领潮流、走在时代前列。

 

3、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要有“见事早、动作快”的先手决断

 

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指望“毕其功于一役”是不现实的,而是通过快速迭代以持续累积微小优势,积小胜为大胜,这就需要在实施中“见事早、动作快”。一旦发现“赛场”转换,就要及时转移,既能敢于投入,更能勇于放弃。要适时全面扫描世界科技趋势,在实施科学展望和技术预见的基础上,找准定位、寻求机会,下好“先手棋”、牵住“牛鼻子”,不断占领发展先机,将“后发优势”顺畅地转换为“先发优势”。

 

4、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要有“远水解近渴”的创新恒心

 

在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过程中,会面临诸多新情况、新问题,特别是竞争对手往往会发现非对称赶超的战略意图,进而会实施反制措施予以阻击。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会有人以暂时的、短期的挫折而怀疑非对称赶超战略,甚至会认为获取非对称性科技创新“杀手锏”的做法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既要以只争朝夕的态度推进科技创新,更要有一万年的恒心推动科学发展。因此,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需要具备足够的战略耐心和创新恒心。

 

上海有哪些优势,又该怎么做

在中央和国家的大力支持和上海的积极努力下,上海业已形成了自贸区、自主创新示范区、全面改革创新试验区“三区叠加”的堪称国内先行的制度创新“先行区”,改革潜在红利亟待全方位释放。要充分用好先行先试的政策,率先实施制度创新,为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做好“急先锋”和“探路者”。

 

1、深入发掘上海独特的非对称战略优势,构建“智慧型经济”新格局,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动能的重要“引擎”

 

上海拥有国内最多的跨国公司研发机构,也拥有众多的国内企业研发机构。像华为上海研究所,研发支持了华为所有的高端手机,堪称华为全球创新网络中最重要的关键枢纽之一,可以说,从价值链角度分析,华为手机在上海形成的增加值可能是最高的。像沈阳机床厂在上海设立研究机构,利用上海丰富多样的科技创新资源,成功地开发出互联网机床。上海正在成为国内企业实施突破性研发和颠覆性创新的首选平台。美资沪亚、美资药典这样的外资研发服务机构,成为将上海乃至中国科技创新成果向外输出、提升中国科技创新影响力的微观主体。上海正在成为跨国研发创新服务机构的重要汇聚地,成为中国科技创新链接全球创新网络的重要通道。同时,上海作为国际金融、贸易中心,具有强大的资本运营能力,可以说,上海既有“纸”,又有“钱”,上海要充分发挥“纸”和“钱”国内综合实力最强区域的优势,最大程度上激发科技创新的财富效应,进一步集聚全球、全国科技创新资源,将上海打造成为中国研发创新的高端平台、产业提升的增值源头。

 

2、着眼长远、超前布局,以科技创新的高质量供给,掌控“非对称性”的“杀手锏”

 

当今世界科技创新进入到革命性爆发前夜,诸多领域都在快速发展,其间不少方向上都孕育着重大突破。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出要深入研究科技与产业创新发展的重要趋势。上海在国内最早开展区域技术预见工作,积累了丰富经验并开展卓有成效的国内外交流,要实施战略性技术预见和变革性产业路线图,在高校、科研院所推广使用战略性技术预见以提升学科与能力建设水平,在企业推广产业技术路线图以提升企业技术创新管理水平,使战略性技术预见和变革性产业路线图成为扫描全球科技与产业创新的“预警雷达”、上海科技创新与产业升级的“北斗导航”。在影响上海乃至中国未来科技创新与经济社会发展重点领域、关键部位和核心技术上,如人工智能、脑与认知、基因调控、先进能源、超材料等,实施超前部署,以突破性科技和颠覆性创新,开拓“非对称性”的蓝海市场,创造新产业、形成新供给、引领新需求、打造新经济。当今的科技创新是世界性的,要加强科技创新的对内对外合作交流,积极争取国家支持,依托张江国家科学中心,率先在上海发起全球性大科技合作计划,如脑科学、表型组、材料基因组等。

 

3、深化体制机制改革,通过“制度基因诱变”形成“创新的新物种”

 

国际经验和我国改革历程都表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关键要落实到组织创新上,也就是通过“制度基因诱变”形成“创新的新物种”。美国“福特制”带来了大规模生产、流水线批量制造,与此相对应的是基于线性创新模式上的规制化科研,也即大学、科研院所、企业等各司其职地开展研发与创新活动。今天,随着分散化制造、分布式能源等发展,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正在成为可能,上海要成各类新型生产组织、新型研发组织、新型服务组织、新型社会组织的“初生地”和“首秀场”。一如意大利的大学制度、荷兰的企业制度、英国的有限责任公司、法国的科学社团、德国的企业研发机构、美国的“福特制”等,在中国崛起过程中,上海要为世界贡献出研发与创新的新组织、新形态、新物种。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栏目主编:王珍,编辑:李小佳,本文图片均来自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